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烟民在线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904|回复: 0

一则戒烟药物广告背后的万亿市场,清醒清醒吧!

[复制链接]

31

主题

35

帖子

153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153
发表于 2016-8-29 16:22: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lxzhtxh13 于 2016-8-29 16:23 编辑

自打“戒烟药物全额进医保”从一个社会话题成为了一个代表提案以后,关于“戒烟药物进医保”似乎成为了一个定论。能够用国家财政的钱,帮助烟民戒烟,固然是好事;但是,这个“硬币”的另一个方面,就是泥们是不是拿着老百姓用来救命的钱,去帮国外药企赚利润?

最近,一则《跨国药企的禁烟实践:戒烟药物全报销》的文章,引起了唐三藏的关注。在这个三流的软文策划水平之下,隐藏的是一个叫做“勃林格殷格翰”外国药企的营销之道——先推销戒烟药物进医保的“道德标准”,再推广企业在戒烟药物领域的“高水准”。

这则软文首先很巧妙地给出了目标营销药物的价格——“三个月一个疗程,大概花费2200元,平均到每天30多块钱,比烟民在香烟上的花费还要少”。这话三藏可看不懂了,第一,烟民的烟是自己掏钱买的,这三个月2200元你提倡让国家医保来出,不知道那些急需救命的医保病人作何感想;第二,平均每天30多块钱,恐怕未必是一般烟民能负担的吧,何谈“比花在香烟上的费用还要少”,莫非国人都抽上了天价烟?第三,中国3亿多烟民,匡算下来每年戒烟药物的市场在3万亿人民币,果然不同凡响!这3万亿的市场,到底是真实存在的市场,还是国外药企、控烟组织和激进禁烟人士营造出来的市场?


勃林格殷格翰,平均薪资12784元/人/月

文章又说,戒烟是要解决“心理烟瘾”,不知道这么庞大的医药支出,到底解决了什么心理问题。作为长期标榜科学、严谨的欧洲企业,居然连戒烟药物的副作用、戒烟的成功率都没有提到。这同中国烟草“吸烟有害健康、及早戒烟有益健康”的警示语,形成了责任上的强烈反差。

文章最后讲到,作为百年药企,勃林格殷格翰一直是禁烟措施的强力推动者,不仅中国及亚太区域的所有分支机构在办公场所全面禁烟,甚至连其公司雇佣的司机也不允许在车内吸烟。三藏想说,公共场所禁烟是法律要求,公车内吸烟也是不文明行为,你这家国外药企到底哪里作出了禁烟的表率呢?

勃林格殷格翰特是全世界最大的私人医药生产企业,2015年净销售额1105亿人民币。

以下是这篇软文的全文(单击可浏览图片并放大),有些同志要引起警惕啦!


文章结尾倒是说了一句真话:“投稿及合作请联系……”。

等等,还没说完呢。三藏据一些控烟报道查证,使用药物戒烟成功率约为30%至50%,且不说这个统计数据有无夸大其词,就算到达了50%的成功率,那么咱们还得把这3万亿的戒烟药物市场翻一番,大概在6万亿水平!夸张吗?一点都不,这么大的市场前景,足以引起食利阶层那馋涎的口水。而国外药企的媒体运作能力,可不像这篇软文那么差。

来看看他们是怎么通过各种见得光、见不得光的手段和伎俩,赢得食利空间的吧!

一、制度性策略:生物海盗行为
某国际大药企利用巴西亚马逊流域的土著,抽采当地植物原料与样本,获取暴利,土著的报酬却只是数顶棒球帽与数箱阿司匹林。此外,国际大药企在发展中国家进行生物探勘,甚至以拯救濒临绝种的物种基因为名,搜集植物材料与土著几千年累积下来的医疗知识,经过研发,申请专利,制成产品,回销给发展中国家或销售到全球市场,以专利权垄断知识,阻止竞争者进入市场,获取暴利,如此对发展中国家进行双重剥削。

二、政商性策略:贿赂与游说集团

印度政府与企业在企图将印度变成全球临床试验场所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对跨国药企而言,印度人口众多、工资低廉、制药人才众多,且民众对医学专家信任;反观欧美人,却已接受太多医疗、服用太多种药物、且对医师不信任,因而跨国药企愿意投资印度。对这些接受人体试验的人而言,由于印度法规未保障受试者的权利,使得药企将病人作为实验对象,即便试验药有成效且最后通过审核,这些病人却仍要花高价买试验成功的药。

在美国,FDA (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审查药物工作经费,有一半以上都是直接来自制药界的赞助。FDA作为美国食品把关的最高机构,审查小组的医生几乎都与药企有利益关系,这造成药物在上市之前的实验阶段会发生实验结果造假的现象,同时,新药审核过程中因为监督者都是“自己人”,当然就会减短药物临床试验的时间而加速上市。需要长时间观察的副作用却因此而被忽视了。

三、营销性策略:手段丰富残酷

扩大药物使用范围,先发明药物再发明疾病,发明生活方式药品和保健品,借助专家多重身份推广药品,媒体推销,行贿控制高药价……手段十分丰富。

最典型的案例,以英国药企葛兰素史克在中国的营销为例,该药商以虚报各种会议、人数套现,这些钱一部分进了高管的腰包,另一部分成为行贿资金源。而该药商向个别部门、少数医药行业协会和基金会、医院、医生等大肆行贿。巨额贿赂费用最终都体现在高于成本数倍、数十倍的药价之中,转嫁到广大患者身上。其他著名药企,如礼来(Lilly)、辉瑞(Pfizer)、强森(Johnson)、西门子(Siemens)等都曾有在不同国家行贿的纪录。尽管罚金高,但许多药企仍铤而走险、屡罚不改,因为罚金只占它们利润极低的一部分。

一家以营利为目的的医药集团,不远万里来到中国,不惜重金投入广告,到底是心怀了一种什么样的国际理想呢?发现了4万亿人民币的大市场,又碰到了几乎是唯一一个税收、利润全部国有的行业——中国烟草。到底这些药企有没有采取政策游说、利益输送等手段,先拿下一两个专家,再用一些媒体推广,最后给权力机关施压,拿出政策上的红利,以满足他们的狼子野心呢?三藏不得而知,却细思恐极。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