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烟民在线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074|回复: 2

全面禁烟是不道德的

[复制链接]

38

主题

50

帖子

16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63
发表于 2016-6-22 17:10: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来源:知乎
一吸烟会产生两种完全不同的评价。
对吸烟者而言,它是一项福利。自1492年哥伦布把它从新大陆带回欧洲,烟草就一直让人迷恋。从王公贵族到底层贫民,从咀嚼、嗅鼻烟、抽烟斗、卷烟草到过滤嘴,烟草生生不息,成为全世界普及最广,所有民族都十分喜爱的廉价瘾品。
吸烟的缺点非常明显,它一边耗费金钱,一边使人口腔恶臭、牙齿黧黄、衣服泛脏。重度吸烟者的肺部饱受侵蚀,鼻涕泛黄,浓痰不止,实在让人生厌。这些现象从烟草流行起就广为众知,禁烟政策几乎同步兴起。古代禁烟可比今天厉害得多。崇祯皇帝曾颁布禁烟令,禁止吸食烟草,私自运输贩卖烟草者处死。英王詹姆斯一世曾斥责烟草为地狱草,俄国沙皇曾下令放逐鞭笞和放逐瘾君子。
这些强硬的法令没有消灭烟草,最后统统淹没在香烟进化中。原因很简单,烟草具有难以抗拒的诱惑。它使穷人在无聊、疲惫、穷困中获得慰藉。烟草使紧张疲惫者放松,使身心舒畅者更加愉悦。在很多情况下,它还是人际交往,感情连络的工具。烟草的价格十分低廉,几乎所有人都用得起。和其他精神麻醉品相比,烟草对身体损害少得多,成瘾性也不那么强,它带来的愉悦真是太划算了——它甚至比糖果还健康。对吸烟者而言,烟草是一项利益,一种生活方式。
对不吸烟的人而言,二手烟简直是灾难。烟雾缭绕使人呛鼻难受,眼泪直流,并且还有损害健康的风险。
对吸烟两种评价的描述篇幅之所以悬殊,是因为我想强调前者。在禁烟主义甚嚣尘上的今天,很多人刻意贬损、忽视吸烟本身正当性。它只是一种生活方式,没什么大不了。从参与者人数看,甚至谈不上少数派。每个人都有处分身体的权利,吸烟和暴饮暴食没什么区别,不能因为这个原因而禁止。这里面的道理,不需多说吧?
禁烟最充分的理由是:吸烟具有侵犯性,二手烟损害身体健康。几乎所有禁烟主义者都持这样的理由。
好了,下面开启本文重点。
吸烟和非吸烟者代表两种不同利益追求。在下列情况下,他们不会冲突。一种是吸烟者独处,和烟鬼朋友厮混。他们把自己和非吸烟者隔绝开来,各自享受尘世的美好。还有一种是吸烟者和非吸烟者关系良好。在家人和朋友之间,包容不同生活习惯,最多只是抱怨和劝解,绝不至于撕破脸皮,大吵一架。人类生活就是这样,总有什么东西比对方的缺点更重要。
极端禁烟主义者认为,烟草气体飘散在空气中,增加大气污染,妨碍风景观光,让烟味敏感者受冒犯。听起来如此不可思议,例子却不少。近几年芬兰、澳大利亚部分州提出法案,禁止在自家阳台抽烟。这就是禁烟主义者的自大和傲慢。在分离隔绝的情况下,吸烟之外部性微乎其微,几乎可以忽略。仅凭一面之辞,就要将吸烟这种正常行为禁绝,这显然是挟政治正确的主动侵犯。在现实生活中,这也完全不可行。一个人在家中阳台禁烟,得派出多少稽查队?这种法律不是鼓励邻居告密,执法机关进门检查?
因此,温和禁烟主义者都认为,家里抽烟政府就不要管了,该管的是公共场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8

主题

50

帖子

16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63
 楼主| 发表于 2016-6-22 17:11:28 | 显示全部楼层

公共场合通常指开放经营、人流混杂的场所,吸烟者和非吸烟者利益冲突,难以避免。
吸烟者烟瘾大作,否则手足无措,心神不宁。即使不那么难受,纯粹是为享受,吸烟也好理解。所谓“饭后一支烟,赛过活神仙”,谁能否认吸烟对他而言是一种福利?对不吸烟的人来说,无异于受刑。烟雾呛得人难受,眼泪鼻涕直流,尼古丁吸入肺中,损害身体健康。如果二手烟受害者是病人孕妇,那就更糟了。
禁烟主义者因此认为,他们是无辜的受害者,应当禁止发出“外部性”的烟鬼。站在吸烟者的立场看却非如此:不吸烟更加要命,它使我的舒适度减少,甚至非常难受。凭什么捍卫你的舒适,就来侵犯我吸烟的权利,使我的福利平白无故减少?
这就是我在开头大谈“吸烟是一种生活方式”的缘由。谴责吸烟者的侵犯是没有意义的。在他们眼中看来,烟雾缭绕的侵犯性尚且可疑,你们主动减少我的福利,这才蛮横无理。经常看到这样情形,一个人置身吸烟环境被呛得难受,怒而发作:“都不要抽烟啦!”吸烟者不屑地说:“你算老几啊。”言下之意,凭什么照顾你的感受,就不允许我抽烟,你照顾我不吸烟的感受吗?
两种利益冲突,谁的利益优先,双方要听谁?

自由主义者的回答是:财产权所有者说了算。
自由主义者重视财产权,除了财产本身是福利,还有一个重要缘由:财产权是自由的载体,或者就是自由本身。所有形式的自由都可归结到财产权。言论自由是每个人运用口舌的权利,它延伸到各种各样的财产权,比如办报社开论坛的财产权。经营自由指产权人能自主定价、自由雇佣、自愿交易。一家茶餐厅菜品如何、风格形式,雇员工资,都由老板决定。任何侵犯财产权都是限制老板的自由。财产权的最大威胁来自政府。西谚有云:风能进,雨能进,国王的军队不能进。国王的军队闯进私人宅邸,未必就是将其拆毁,很可能是指指点点,按照长官意志决定财产事务。政府权威取代财产权人的意志,是谓不自由。
一家餐厅的老板厌恶抽烟,或者只想和非吸烟客做生意,没有任何问题。他有权将赖着不走的烟鬼撵出餐厅。法律应当保护老板的财产权。
同理,一家餐厅只想和烟鬼做生意,不吸烟者请勿入内,这也应该没有问题。现在政府全面禁烟,剥夺了餐馆老板的这项权利。
更多情况是,老板声明餐馆允许吸烟。只要进入餐厅,就视为接受规矩。吸烟者和非吸烟者共处一个大厅,老板偏袒吸烟者利益,不吸烟者理当忍气吞声。他可以劝说吸烟者行个方便,或者让老板适当干预,但是绝不能侵犯老板赋予吸烟者的自由。不吸烟者借助法令将餐厅改造成无烟场所,显然是对餐厅老板财产权的侵犯。

很多人声称捍卫私有财产,其实只是捍卫自家田亩房产,对别人私有财产漠不关心。当然,这不算什么错。问题在于,他对自家客厅的权利无可置疑,为何却蔑视经营者的私有产权,甚至主张侵犯呢?
一个老板,只因为他开馆经营,服务他人,就丧失了处分自己财产的权利?他设置香烟餐馆,或者在一个餐馆内设置吸烟区和非烟区,这有什么问题呢,凭什么迁就不吸烟者偏好?
老板的财产权哪去了,因此带来的损失谁承担?
反对者说:我在餐馆吃饭可不想吸二手烟,老板你得为我健康负责。这完全是只知纸面,不知世事的任性。进入一个允许吸烟的餐馆,显然你已经让渡对健康的重视,专注于菜品和环境。跑到允许吸烟的餐馆久贮,是谁对自己的健康不负责任?
还有人说:我明明是在餐馆无烟区吃饭,但是对面烟雾缭绕,直呛我鼻,无烟和有烟没什么区别,这不是欺骗么?这确实是一个问题,解决起来却很简单:可以向老板投诉,批评餐馆环境恶劣,给予差评,甚至拒绝再来。这就像服务员端上菜来,发现和招牌宣传的美味相差甚远,犯得着愤而大怒,“无烟区根本无效,最终还得靠政府”?

北京禁烟获得了舆论普遍的支持,这不奇怪。长期以来,很多践踏财产权的政治正确大行其道。让人难以置信的是,很多自命的自由主义者,常年声称“捍卫私有财产权”,却在这件事情放弃分析,鼓吹对私有财产的侵犯。“国王的军队不能进”变成“禁烟稽查队可以进”,这不是叶公好龙么?
自由主义者确信,私有财产权是自由的堡垒。在私有财产权林立的体制下,社会必定呈现出纷繁多态,参差不齐的状态,所有人都能得到最好舒展。
喜欢吸烟的人可以找到合适的场所(而不是像禁烟环境下偷偷摸摸,像犯罪一样),厌恶二手烟的人大可以远离,前往不吸烟的环境场所。言论自由当然可以揭露吸烟的害处,抨击二手烟制造者的失礼,希望营造健康和谐的生活环境。这些都没有问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8

主题

50

帖子

16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63
 楼主| 发表于 2016-6-22 17:11:48 | 显示全部楼层
经过多年宣传,无烟场所已到处都是,不吸烟渐成社会风尚。这是再好不过的社会自治成果。禁烟主义者却主张,政府侵入私有产权,组织侦缉队监督巡查,动辄罚款。罗素曾经说过,参差多态乃是幸福的本源。在禁烟主义者那里,香烟却是罪恶,应当被毫不客气地消灭。
政府秉持“善意”做一件社会工程,具体执行的都是有血有肉、有私心欲望、还有税负成本的官员。权力大肆扩张,谁能保证他们不做坏事?今年6月1日控烟日,禁烟侦缉队在海底捞餐厅发出首张罚单。他们在餐厅检查禁烟标语,搜寻烟灰缸和烟头,一无斩获,最终还是在男士卫生间里找到两个烟头,责令整改。倘若下次检查再发现烟头,罚款2000元。如果真有下次,是检查者故意陷害、竞争者恶意栽赃、客人敲诈勒索,谁能说清楚呢?
反对禁烟,尤其是反对在私人场所禁烟,绝非出于意气之争,或者很多人所说“为利益集团说话”。在中国这样的地方,禁烟通常很难成功,吸烟者总能找到适当的场所吸烟,很多无烟场所最终不了了之。唯一变化的是,出现了一群手握权柄的官僚,他们四处侦查,对商人罚款敲诈。所有声称热爱自由,捍卫私有产权的人们,绝不能掉以轻心。

厌烟者是不能对他人私有财产享有权利的,不然他们自己就成为了负外部性。他们享有清洁空气,却要私人财产所有者承担禁烟成本,以及禁烟有可能带来的生意损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